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咫尺,天涯

即使全世界都放弃我,你不会,对吗?

 
 
 

日志

 
 
关于我

向日葵的守望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葡萄和羊  

2012-03-09 20:3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徐志摩所说:我将与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这是一颗葡萄和一只羊的故事。

我叫葡萄,一颗小青葡萄。

人说,爱是一种习惯,习惯他的影在你身边,只一眼就能望见;习惯他的手在你身侧,只一下就能握住。

当你习惯了习惯,也就习惯了爱。只是,这种爱,容易被人忽视,以为那只是单纯的习惯。直到有一天,习惯离你而去,身边不再有他的影,身侧不再有一只手给你握。你惊觉,原来习惯早已根深蒂固,原来我早已深陷。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结尾是欢欢喜喜的大团圆。

终于,那个习惯回来了,于是习惯又成为了习惯。只是这次,你不在忽略身边的影,身侧的手。感叹,原来我早就爱上了这种习惯,爱上了这个给我习惯的人。

 

我是葡萄,一颗小青葡萄。

我从不知道我是一颗葡萄,直到有一天。后来我和咩咩说,其实我是一颗葡萄。咩咩愣了愣说,原来我养了这么久的媳妇儿是一颗葡萄啊。

咩咩是一只羊,它说我们是这样认识的。

有一天,有一只羊看见了一个葡萄架子,但是它没吃过葡萄啊,所以就把草吃了。可是它从来没见过葡萄,觉得很好看很珍贵,就把葡萄带回家放着看有啥不同。结果后来,羊越看越喜欢葡萄,葡萄在和羊的结识中也爱上了羊,从此过上了美好的日子,现在的羊就等着包皮吃葡萄了。

于是,我问它,羊要是把葡萄吃了,葡萄不就没有了吗?

咩咩又说,还有籽儿啊。葡萄没了可以再种,因为有葡萄籽儿的存在。

再于是,我在给咩咩普及完葡萄的种植方法后,问它,葡萄籽儿结出的葡萄,还是原来的葡萄吗?

咩咩沉思了会说,那就不吃了,每天对着葡萄舔舔。

我嫌弃的对它说,这样日积月累下,葡萄就变成葡萄干了。

然后,咩咩愕然了。

 

我叫葡萄,也是一颗葡萄,一颗小青葡萄。

葡萄喜欢咩咩,嗯,是的,一颗葡萄喜欢一只羊。

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两年前,第一次见到它,还是在后来无数个日夜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喜欢咩咩,喜欢上了一个习惯,喜欢上了一只羊。

咩咩会在我说话说的稀里糊涂的时候,明白我表述的意思;会在我在它周围的时候,把手主动伸到我手里紧紧握住。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仿佛彼此相通,仿佛它就是你灵魂之唯一伴侣。你们有数不尽的共同话题,百无禁忌。你们有时会争论,有时会赞同,有时会不妥协,也有时会使用怀柔政策,威逼利诱,软硬兼施。

葡萄问过咩咩,第一次牵手什么感觉。咩咩说,第一天见面就如老朋友般牵过手,没有一丝紧张,尴尬和别扭。它说应了那句诗“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这也是我给它第一封小情书的文档名。

 

我阿妈叫玫瑰香,阿爸叫奶葡萄。

当我告诉阿妈,我是一颗葡萄的时候,阿妈特镇定的告诉我,你还是一个橙子呢。好吧,我承认,我被玫瑰香雷在那了。晚上我把这件事告诉奶葡萄的时候,奶葡萄头都没抬,照样吃着米饭就着菜。我吧,我承认,我被忽略了。

我把我是葡萄的这个消息,添油加醋的告诉给咩咩时,我对它这样说,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今天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对你说。就这样,第一条信息发了出去。我在想它应该怀揣着怎样的心情,猜测我接下来的话是什么。

然而,咩咩却回我说,你是怀孕了吗,那一定不是我的(此话仅为笑谈,看客请勿当真~)。然后,我扫兴的告诉它,其实我是一颗葡萄。再然后,它又愕然了。

于是,就有了葡萄和羊的故事。

当把这件事兴冲冲的告诉给玫瑰香时,玫瑰香却问了我另外的一个问题。她说,以后你们不在一起了,还能这么好吗?

“……”

沉默,无止境的沉默。

我把这个问题抛给咩咩,于是又是沉默。

假期和咩咩联系密切,它怕我的通缉令,更因为我要求每五天一电话。于是,一个假期,感情依旧,电话费爆了。我对咩咩说,以后上班了也得打电话,限定一个星期,单周你打,双周我打。

 

咩咩很早以前和我说过这样一句话,距离产生的是对别人的美,对此,我深信不疑。

我相信时间的力量,也相信距离的力量,所以我不挑战这看似牢固的情谊。以前,我还会拿婆婆和我之间的事情来劝慰朋友,说即使不在一起也可以很亲切,即使不联系也可以很了解彼此。其实,这样说,是骗自己,还是骗别人?用自己都不能再说服自己的话去说服别人,谁信?

当有一年我站在家门口送婆婆,想要拥抱的话一直没说出口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些事不一样了。时间、距离让曾在你身边的人,渐渐生出隔阂,不如鸿沟也似细缝,弥补不了。所以,对于咩咩,我想我是不愿失去的。

我曾和那只羊说,与咩咩逗其乐无穷。有谁能让我看到短信,抿嘴乐个不停;有谁能让我听到电话,声音嗲到不行。

还有谁?

也就仅此一人尔。

昨天舍友给咩咩打电话,咩咩一板一眼的说话。中途电话被我拿过来,咩咩的声音立马变柔了,我想我得到了我要的结果。

 

四年已过去一半多,越是临近结尾就越是慌张。这样的惶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源于怕失去,失去这灵魂唯一之伴侣。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八字箴言,于我而言,我是幸运的。我遇见了一只羊,得到一个葡萄和羊的故事。我应感激上苍,让前世无数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相识相知。

我期待着相守,我知道,咩咩,你也一定这样想,对吗?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