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咫尺,天涯

即使全世界都放弃我,你不会,对吗?

 
 
 

日志

 
 
关于我

向日葵的守望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有关你我的故事  

2012-03-26 20:4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年少,是人生最绚烂的一段时光。

 

有一条微博如是说:“如果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思前想后,如果走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如果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怕将来的自己后悔,那么,要青春做什么?

 

《匆匆那年》的作者九夜茴的又一部力作《初恋爱》,一部黄磊势必要拍成电影的小说。我只看了一个黄磊写给这本书的序,又看了小说的一个开头,但我有一种深深的感触。这种感触更多的是来自人人网上分享这文章的人,给这个文章的一个总评。我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更不知他来自哪,但我知道,他带给我一种震撼,深深的震撼。

 

我没有读过《匆匆那年》,所以我不评论。我没有读完《初恋爱》,所以我不评论。但我读了那个陌生人的感触,读了黄磊的序。《初恋爱》文中,恋爱的第一天,首文引了仓央嘉措诗里的一句话“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我不知道那后来许多天里,作者有没有继续引用,因为我只看到了第一天。

 

 

于是,故事便就在这样的开场中,缓缓上演。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我认识他的那年是上初中,那时我们在一个班里,我偏巧成了他的后桌。那个时候,彼此都没有太多的光芒,最让我骄傲的是,那时全班五十多号人,初一的第一次月考,我排名第十。其实直到初中毕业,我最次的名次也不过第十八名,当然这也是后话了。还是说说我与他之间的故事吧。我第一次注意到他,或者应该说他让我关注,是因为一个梦,只是一个梦。那个梦里有他,现在我仅仅记得有他。于是,从那天醒来后,我便一直追随着他的身影。

后来开家长会,母亲回来和我说,她认识他的母亲。从母亲那我知道,他练得一身好武术,还会写很漂亮的毛笔字。于是,我就更加盲目的沉溺,目光更加追随他的脚步。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初二那年,课业上增加了物理。于我而言,理科要比文科差得多。所以一切顺利成章,他成了我的小老师,在假日的时候帮我补习功课。那一年,他的名次在不断的往前提,而我更多的是守住不倒退。

那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多,我会和母亲一起到他家做客,会去他家吃饭,会和他一起玩耍、看电影、写毛笔字。那年,我对他愈加的迷恋,但我住不进他的心里,因为那里有一个他忘不掉的人。

也就是那一年,我和发小小P孩产生了严重的间隙。用她的话说,就是我开始有事情瞒她,假日的时候不再找她玩,而且我总会在她面前说起他,把他描述的仿若无所不能。也就是在这样的潜移默化中,小P孩对他也似产生了些许情愫。这是很久的后来,小P孩告诉我的,其实我也一直一直都知道。他就这样游离在我们之间,不疏离也不亲密。

不知道是初二还是初三,我和小P孩有过一次很直接的冲撞,我们说决裂。但现在已不再记得,是因为他,还是因为我们自身而分。总之自那,我们都消沉了好一阵,后来冰释前嫌了。也就是这样,在成绩的不退步也不前进中,初三来了。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初三那年啊,他于我而言,虽说不能变得完全不在意,可也真的淡了,变得可有可无了。但他却成了我的后桌,他看了一本《和空姐同居的日子》的小说,于是他开始唤我“丫头”。那年,我不再招惹他了,偏偏风水轮流转,我走进了他的眼里。

但那一年,临近高考的时候,他开始与我冷战。事情的缘由,是因为两位母亲不知说了什么,然后他母亲又和他说了什么,然后他就华丽丽的搞起了冷战。我问他为什么,他不说,那时候的我真是悲伤啊。虽说没挑明彼此间的关系,但也都清楚,有些东西发生了些许的改变,谁知又突然玩起了冷战呢。

中考的报名我们是一起报的,学校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他曾和母亲说,如果他考进了杨镇一中,就让我也一起去,那样他母亲能一起接我们回家。可我终是没有选报,然而初三的后半学期貌似是很快乐的时光,我和小P孩依然每天一起回家,我和他前后桌每天说说笑笑。中考在这样的日子里临近,他去了一中,我因差六七分的缘故去了二中。

事后,四叔曾劝母亲让我上一中,可我当时一根筋,就是舍不得掏钱。我对母亲说,宁当鸡头不做凤尾,其实后来事实证明,这个鸡头也没那么好当。母亲拧不过我,就这样,我们在还没开始的故事里,就静静的退场了。后来的后来,以至于现在我也在想,如果当时我不那么死要面子,从母亲手里接过钱,是不是故事会有另一个结尾,是不是也会有另一条路等我去发掘。

可惜,没有如果。

 

初中三年,因一个梦,他走进了我的眼里,我的心里。那最青涩的年龄里,我近乎仰慕着他的一切,迷恋着他的一切。那时候的他扮演着我心目中Super Man,却不只是我一个人的Super Man。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高中的我和他,分分合合,纠葛不断,现在想来那三年的日子过得有些浮躁,有些不负责任。

忘记了是怎样继初中后又和他联系上的,忘记了是谁先说的开始,一切都变得模糊,只依稀记得自己对他说,好吧,我答应做你丫头了。于是,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吧。

前两年我们貌似在一起没多久就分开了,中间有很长的一段空白期,没有彼此,没有联系。其实真正意义上而言,我和他在一起是高三。

忘记了具体时间,其实也从来都没有刻意去记住过。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就突然好了,只是记得每个清晨,他在丁字路口等我的情景,我们一起骑车,说说笑笑走一路,直到把我送到老二中,他再去上学。有一次在路口等红绿灯,在路的另一头看到娟和她男朋友。于是,四个人彼此相望,女生们挥挥手,男生们举臂示意。那一刻,多像一幅水彩画,画面定格在那个旭日东升的清晨,定格在我们甜甜的爱恋中。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也还记得雪后我和他牵手漫步在公园中的场景,记得每个周五的夜晚有他的陪伴,记得那一叠厚厚的作业纸,上面写满了他出的每一道题,写满了每一道我给出的答案,写满了每一道错题后他给出的正确解析。

不得不承认,他对我实行的题海战术起到了作用。数列题从此不再能难倒我,化学开始有些门路,分析元素时不再无从下手。那样紧张的高三,我们依然彼此在一起努力,他放假的时候会来给我补习,我们依然吃鸡蛋炒西红柿和炒土豆丝这两道从初中以来就没变过的菜。这两道菜吃了好久好久,却每每一起吃饭时,总是少不了它们。我炒菜时,他会打打下手,我刷碗时,他会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

不学习时,我们会相拥而坐,说说彼此最近发生的事情,聊聊彼此近期的学习情况,畅想一下以后的日子。那时候,心的距离不过咫尺,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高中的故事,最深刻的只停留在高考那阵特殊时期里。其他仿若被一层纱包裹着,我看不清,记不起。到这里为止,我和他认识已有六年,然而我们却每每在中考高考时,彼此相依相偎,一同渡过。这两场决定人生高低的起点站,我们携手而行,泪水仿佛犹在眼前,笑声依稀响在耳畔。

那时候,他说他要当医生,我说好。那时候,他说他要学好几年,我说等。那时候,多么美好的那时候啊,他拥着我坐在床沿,我依偎在他怀里,给他讲以后的规划,告诉他以后会有一个小名叫多多,大名叫张鸿奕的小朋友。可我们独独没有对彼此说过我爱你,或许是说不出口,或许是不需要说,总之在一起的那无数个日子里,没有人提及过。

在一起从认识到恋爱,已有六年之久,唯一一次过情人节是高三。我送给他一个印有动画片《小熊维尼》里那头驴子的马克杯,那个杯子我还真是钟爱呐。那天的午饭是肯德基,我拿笔在纸巾上写了七个字,塞到杯子里一起给他。

我爱你,很爱很爱。他是得到这句话的第一个人,可惜我没说出口过,从来没有。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高考过后,母亲让我去学车,于是我开始忙碌起来,他静静的等待成绩公布。这次的高考志愿,我们没有汇通有无,只是静静的彼此观望。分数线出来的那一阵子,我尘埃落定,他变得有些焦虑。

他在家不停的和母亲、老师联系,他要去医学院,分数却刚刚够一本,或许是第一志愿报的有些高,所以那段时间,他真的很忙。我却只能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他拿着报考书,打着电话。

我知道,他真的很担心自己实现不了这个从小就有的梦想,所以当他躺在座椅上时,我会蹲在他的身旁,把他的手放在我脸颊旁,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那一瞬,眼里、心里满满都是他,只有他。那天,在他送我出门时,趁他不注意,轻轻吻了他,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和他笑笑挥手道再见。那是我第一次主动,也是唯一一次。出了门我给他发短信,告诉他说,我没有什么别的能安慰你,我所能给的只有一个吻和无限的支持。我想他是懂的,因为我们对彼此的心是真的。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后来有一天,他在送我回家的时候告诉我,他选了一所山东的医学院,九一开学后他就要走了。我记得当时在街上,我笑着问他,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你怎么跑那么远。其实,我没有责备,从始至终都没有。因为,我没有资格去左右他的人生,无论我是以什么身份站在他旁边的,都没有这个权利去阻止他,牵绊他。

那天晚上,我和他聊QQ,说着他去山东的一些准备事情。那时候,我对着屏幕哭得稀里哗啦,我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没有原因。

我问他说,我和你母亲同时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这真是个老掉牙的问题,可那时我却恶作剧般的想要问他。现在仍记得他的答案,他说:“母亲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你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

不得不说,这个答案还真是圆满啊,但那一刻,我却乖乖的和他说,我以后都不会再问这种问题了,我会好好的和他母亲相处。

他离开北京的时候,我没有送他。我不会去,尽管他希望那时候我会在身边。我害怕离别,害怕飞逝的火车带走我的情绪。我不想在他面前落泪,不想让离别在彼此心中留下哀伤。

 

高中三年,像一场烟火般,绚烂斑驳,美丽耀眼。绽放后终归会掩去浮华,漆黑的夜空里,只余繁星点点。那时,我不知道后来的故事会怎样发展,不知道未来的我们将会怎样,只是依然爱着,简单的爱着。后来才知道,承诺再多,给不了,也只是谎言。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如今大三,我和他却分道扬镳。这次不再是过家家似的分分合合,而是真的不会再携手同行,相互依偎。

  大一,或许是大一那年吧,他同我说分手。忘记了自己对他说过多少次分,但这一次他先提出,却也异常坚定。我答应了,却也后悔了。

所以,我开始等待。

那等待的三个月里,我才发觉自己是有多自私,多任性。那时候听《放你在心底》,惊觉原来他也是有底线的。他给了我他所能给我的,而我却愈加贪婪。所以,他累了,他走了,我却哭了。

那漫长的三个月里,我才发觉自己是有多不想离开他,有多喜欢他。我知道,除了他,没有人再会如此忍让我,没有人再会这样宠爱我。所以,我后悔了,无措了,他却不在了。

那时候,穆问我,什么是幸福。我告诉他,有他的日子才叫幸福。

那时候,我对咩咩说,如果可以,此生非他不嫁。

那时候啊那时候,我信誓旦旦的说着的一切,谁知道根本敌不过时间和距离。

三个月的等待,在他发的一条短信中,悄然而过。那条短信的内容貌似说“北京的天气怎样?”,于是我们就和好了。

记得有个晚上,我给他打电话,满心都是要说话的冲动,可是就是我了半天也没有结果。当时就在想,这个我爱你怎么就这么难说。结结巴巴的还被舍友笑话半天,最后一闭眼,一咬牙,“我爱你”就脱口而出。那时他第一次听完说这三个字,在认识这些年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直至现在,母亲依然会打趣的问,你们还有没有联系了,真的没有联系了吗?母亲再问,如若有天大学毕业后,他突然回头想要和好,你们还会不会在一起?

我仍记得在她还没说完时,就匆匆打断她。我对她说,不可能,他不会再回头。母亲说,如果呢?我说,没有如果!

是的,没有如果,不会有如果。

母亲沉默了会,意味深长的说:“你还是觉得他最好啊。”

最好吗?我自己问自己。其实,那只是最初最初的悸动,最初最初的爱恋。我遇见了他,相识了他,最后喜欢上了他。

我始终没有回答母亲那个如果的问题,其实我也是懦弱的。至少在它还没发生前,我选择无视它。曾经的非他不嫁,变成今天的不相往来,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是结,还是缘,仿若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彼此真的爱过,真的快乐幸福过,这已足够。

  现在的我来说,更多的是释然。我爱过,等待过,得到过,这已失去就也不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过程远比结果来得珍贵,不是吗?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那个说一直爱我的男生,已悄然远去。那个说一直等待他的女生,已不见踪迹。留下这斑驳的往昔,回忆当初浓浓的爱意。

咩咩说,他唯一的优点,就是对你好。

是啊,对我好。

现在的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去逼迫他说分手后还是朋友。因为,那是自欺欺人。但我始终因为失去这样一个“亲人”而感到悲切,不做陌生人,不好吗?但我知道,这也是不可能,因为我们都回不到最初。

如今敲下着五千多字,我的心里还是会有些许怅然若失。为以前的我,为以前的他,为以前的我和他。

曾经多么希望我和他可以变成我们,但谁又知,这样的变化带着锋利的刺,让我们不停地彼此伤害。

很欣赏张惠妹《趁早》中的歌词:毕竟相爱一场,不要谁心里带着伤。我可以永远笑着扮演你的配角,在你的背后自己煎熬。如果你不想要,想退出要趁早,我没有非要一起到老。我可以不问感觉继续为爱讨好,冷眼的看着你的骄傲。若有情太难了,想别恋要趁早,就算迷恋你的拥抱,忘了就好。

毕竟相爱一场,不要谁心里带着伤。是啊,我们毕竟那样爱过,那样伤害过,但又这般刻骨铭心。

 

 

后记:

人人网上的那篇文章,在读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冲动,一种想写一篇有关他的文章的冲动。这算不算是祭奠我们逝去的初恋,这算不算是留下美好的印记。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在彼此的世界里了,原来天涯咫尺的时候,也可以咫尺天涯。

我感谢有他,感谢他陪伴我走过初中、高中,乃至大学的日子,感谢他给我这些年无微不至的爱和照顾,感谢他留给我们各自不同的未来。

深深的感谢,唯有感谢,感谢生命里曾有你,让我品尝过初恋里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

 

霓虹灯,闪烁;汽笛声,喧嚣;青涩的爱恋,已然逝去。

千帆过尽,终叹流景易逝。不再想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只盼各自欣赏云卷云舒,守候岁月静好。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