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咫尺,天涯

即使全世界都放弃我,你不会,对吗?

 
 
 

日志

 
 
关于我

向日葵的守望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爱情里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2011-12-09 21:2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情是什么?

什么是爱情?这是爱情里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听着耳机那边有时低沉,有时活跃的声音,在手机备忘录上记载每晚临睡前的小感叹。也会在别人的午夜梦回时,放下手中的电子书,上上微博,发发感慨。

 

前阵子在琪琪那淘了一大堆电子书,一个个的打开、跳览、分类、整理、归档,现代、古代、穿越文,乐此不疲的爱着,这样的自己是鲜活的,快乐的。走进别人的故事,感受自己的心情----这是11月末,12月初的小念想。

读书,当然就少不了要想去讨论;好文,当然就少不了要想去分享;感叹,当然就少不了要去唏嘘。这也是这几天的状态,看见琪琪,就两眼放光,口如悬河,却也享受。

《祸国》一部琪琪说很不错的TXT,一部让琪琪不止一次落泪的TXT,一部让琪琪有些很痛的TXT。

我在看到薛采死得时候哭了,被情节打动,虽然像极了八点钟的滥情档,但还是赢得了泪水。早上上机课,做着作业的老大突然低头看向我,只见我两眼含泪,于是蔑视的对老二说,你看三,看个小说都哭。要来纸巾,擦掉没落下来的泪珠,不去理睬她们的嘲弄。于是乎,下午老大又把这个消息传达给了咩咩,咩咩和老大都一副不解的看向我,问我好看吗?我对咩咩说,剧情到那了,于是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感动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哭也未必就一定脆弱,我只是感性,仅此而已。

书中的爱情,有轰轰烈烈的,也有云淡风轻的,有细水长流的,也有激流勇进的。沉鱼对公子的仰慕,公子对沉鱼怜惜;姬婴对曦禾的深情,曦禾对小红的爱恋;昭尹对曦禾的迷恋,曦禾对昭尹的臣服;薛采对沉鱼的暗恋,沉鱼对薛采的信任;赫奕对沉鱼的深爱,沉鱼对赫奕的依赖。

种种情,像无声的剧情,搁浅在心上,化为涟漪,拨弄心海。

于是,爱情化成沉鱼对公子的仰慕,姬婴对曦禾的深情,昭尹对曦禾的迷恋,薛采对沉鱼的暗恋,赫奕对沉鱼的深爱。

然而,公子对沉鱼怜惜,曦禾对昭尹的臣服,沉鱼对薛采的信任,沉鱼对赫奕的依赖,便成了爱情里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爱情之所以为爱情,是因为爱对爱你的人。充分不必要的条件,只能勉强算是遗憾,为自己的得不到遗憾。

如果不能站在你周围感受你的气息,那么就用观看来弥补这样的缺失,那一瞬间,天涯,咫尺----这是11月夜,12月晨的小念想。

爱情里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 瑷果果 - 咫尺,天涯

 

11月23日午夜,11月24日凌晨,在手机上飞舞手指,“要健康,要快乐,要顺利,也要幸福”。

发送完毕,收到发送报告,再收到回复。

原来你已经有十年不过生日了啊。

可我却执着,明年,我依然会发。因为,这是我收到你短信为数不多的机会,我不会放弃,也不想放弃。

打开你的微博,找到24号,你说,希望这个日子从日历里永远剔除。我想,十年前肯定发生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故事里的女主角,你现在是否依然还在牵挂。

我和咩咩说,微博的好处在于没有最近访客。否则,我还真的会畏手畏脚,就像人人网,我只会在我的主页上收藏你的痕迹,却从不会进入属于你的领地。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绪?

爱?不爱。

放?放不掉。

记得有一次,爷爷蓦地看见手机屏保上的照片问我,那是谁。

那是谁?

我对爷爷说,奥巴马。爷爷笑了,说把奥巴马的照片放在手机上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

有用,因为你站在他旁边。

自然这样的话是不会告诉他老人家,于是笑笑不语。

记得老大和大姐夫去上海游玩,我让他们去杜撒夫人蜡像馆看看。老大说“放心吧,我会把奥巴马的照片给你带回来的”。我笑笑,对她说“其实,我要的是他旁边的那个人”。她问我是谁,我笑笑,看着咩咩笑笑,因为只有咩咩知道。

这是一场独角戏。

戏里,爱情化为心底里的仰慕,迷茫时的灯塔,疲惫时的静心,忧郁时的叹息。

然而,这样的若有若无,偶尔联系,就是爱情里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爱情之所以为爱情,是因为两情相悦。充分不必要的条件,只能勉强算是单方面,单方面的悸动。

 

我想我从来都不会是一个人,因为还有自己陪着我----这是11月尾,12月初的小念想。

部落格开了有些年头了,这些年不变的读者是梦儿,也是我第一个告诉的亲近的人。在梦儿面前,我会使小性子,会耍赖撒娇,会没有原则,可是明明她比我还小一届。可她依然会迁就我,体谅我,甚至原谅我。

以前,因为我是某个人的心里人,她作为他的朋友对我好。现在,因为我只是我,她作为我的朋友对我好。

这个结果,我等了三年才得到。三年,我高考毕业的那年。

和咩咩闹别扭,她会是第一个知道内情的人。有时,会很想念梦儿,虽然她有时傻的要命,笨的可以,但心是真的,对我很好。

看着她和她师父一路走来,痛多过甜吧。旁观者看到的是围墙外的故事,我有时会笑他们的孩子气,有时会气他们的孩子气,有时候会爱他们的孩子气。

梦儿说她缺少安全感,但她师父给不了。我对她说离开他,她说离不开。我暗地里笑笑,人家都说劝和不劝分,我却让她离开他,但我只是不想让她如此难过。

我不会去问值不值得,应不应该。

值不值得不是我们说的算,而是心。应不应该不是我们能想到的,而是已发生。在值不值得与应不应该间,我只希望你快乐,而不是你幸福。

有一天你快乐了,必然会努力幸福。而幸福,未必代表快乐。只有感到快乐,生活才是美好的,爱情才是甜蜜的。

你生病,要安慰,我不会给。因为,这个时候,药才是王道。

记得我对你说“有时候安慰是自己给自己的,如果别人能给,那就要坚信。”这句话,说给你,也说给我自己,因为我们要做坚强的小大人儿,快乐的孩子。

梦儿的爱情,是一个未知的故事。

故事里,爱情化作甜言蜜语,两期相悦。

然而,小打小闹,相互伤害就成了爱情里的充分不不要条件。

爱情之所以为爱情,是因为相互谦让,彼此信任。充分不必要的条件,只能勉强算是调味剂,调味爱情里的平淡。

 

爱情是什么?什么是爱情?

这就是爱情里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